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四百二十二章 回家

2019-12-05 07:20:55 来源: 达州信息港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四百二十二章 回家

“嗤!”

云沫苏抬手这一剑,却不是砍到了肉体上,而是……

“咔嚓!”

砍到了……镜子上?!

没错,就是镜子!

云沫苏这一剑明明是朝着“白夜”的脖子砍去,可一剑下去,“白夜”变成了镜面一样,寸寸碎裂!

镜面上残留的,是“白夜”带着不甘心的表情,像是没料到云沫苏竟然能看破一切,狠心杀了自己!

“咔嚓咔嚓……”

白夜化为镜面碎裂,寸寸落地的时候,整个虚幻世界也在崩塌!

上方,云沫苏看到了一缕光,朝自己照耀,如同一个通道,带着自己离开这个步步惊险的虚幻世界。

……

“唰!”

下一秒,云沫苏睁开了眼睛。

她依旧什么都看不见,可周围熟悉的味道让她知道自己在哪里。

这是某人的房间。

她,回家了。

她躺在房间里柔软的床上,隐隐的,云沫苏感觉到床边坐着一个人,正定定的看着她,因为那道视线太明显,即便此时云沫苏什么都看不见,也能感觉得到。

没有说话,云沫苏默默伸出了手,抓着那个人的手,然后蹭了过去,将头靠在那人的腿边。

郁清持看着这个像小猫一样蹭来的小东西,眼底的担忧尽数褪去,只剩温柔。

他反握住云沫苏的手,感受这一刻的宁静。

“我错了。”

忽然,某个小东西,细弱蚊蝇哼哼的声音响起。

郁清持一愣,随即低头看了眼把头埋在床单里的云沫苏,这滑稽的模样让他觉得好笑,可他却故意绷着不笑,然后语气不咸不淡道:“哦。”

听到郁清持这毫无波澜的回答,云沫苏心中一紧,忍不住抬头,小脸可怜巴巴:“我当时也不认识你,你上来就要杀我,我也很害怕嘛。”

郁清持为了让她清醒,选择步步紧逼,就是怕失去了的时间,云沫苏生命力流失死掉就糟糕了!

可也因为这个刺激到了云沫苏,那一剑就是的证据。

想到自己在幻境中居然真的一剑捅进郁清持的心脏——即便是在关头记忆封印打开了一些,让她的剑刺偏,可想到郁清持浑身是血,朝着自己抱来的时候,云沫苏的心脏就一阵抽痛!

很不争气的,云沫苏的眼泪啪嗒往下掉,她抓紧了郁清持的手,另一只手拍打着郁清持的腿,她恨恨道:“你怎么都不躲开呢!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算我平安无事了又如何?你觉得我会高兴吗!明明你还跟我说好的……”

说好的,一起活着,就算去死,也要带着自己一起的!

可为什么,单方面的挨了那一剑?

想到这里,云沫苏就说不下去了,喉咙里像是有什么哽住了。

看着云沫苏后怕的模样,郁清持还是没绷住,脸上闪过一丝心疼,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云沫苏柔软的发。

当时,为什么会接下那一剑呢?

明知道自己很可能死掉……

即便到了现在,郁清持都感觉心脏那一块在隐隐作痛!

可在当时,他不想避开,生生挨下了那致命的一剑。

仔细想想为什么的话,大概是……他不想放弃云沫苏。

尽管嘴上说着,这样逃避懦弱的云沫苏他讨厌了,过去的云沫苏没有资格为现在的云沫苏做决定,要是敢伤害云沫苏的生命,他就要杀了过去那个云沫苏!

可是……

云沫苏,还是云沫苏。

过去也好,现在也罢。

都是云沫苏。

因为是云沫苏,是他的云沫苏,是他心心念念捧在手里都怕化了生怕受到一点伤害的云沫苏。

他怎么忍心放弃这样的云沫苏?

可在当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劝也没用,强来也没用,云沫苏拼命的奔向幻境中的白夜。

啊……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

郁清持在云沫苏朝自己刺来那一剑的时候,他就想赌一把了。

赌赌在云沫苏的心中,他与白夜,谁更重要。

他是不是能重要到把云沫苏从虚幻中拉回现实。

终,他赌赢了。

云沫苏那一剑没有要他的命,还记起了一切!

现在……也脱离了幻境,回到了他的身边。

看着这个小东西平安无事的躺在自己身边,郁清持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先前他也许是愤怒的,可现在他什么也不想了,云沫苏在他身边的话,他什么都不想去想了。

“谁都好。”

郁清持握紧了云沫苏的手,“活人也好,死人也好,你不管在意谁,都不许超过你对我的在意,就算你什么都不记得,你也要记得我,谁都不能比我更重要!”

霸道又很幼稚的话语在云沫苏耳旁响起,若是换成了平时,云沫苏非得笑郁清持几句,可现在她却只想点头,拼命地点头,她重复应道:“嗯……嗯!”

谁都不会比他更重要了,她就算什么都不记得,也不会忘记这个男人!

她依旧,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尤其是这个男人……为了自己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男人!

即便是在自己不记得他,甚至要杀了他的时候,都不肯放弃自己的男人!

云沫苏忽然朝郁清持扑去,扑进郁清持的怀里,抱紧他的腰,大哭出声:“不要再把自己放在那么危险的位置了!你知道我记起你的时候,有多害怕吗!”

反抱着云沫苏,看着云沫苏哭得什么形象都没了,郁清持却笑不出来,心中一阵的疼。

这个傻子啊。

“嗯

。”

说不出来其它的话,郁清持只是默默点头。

云沫苏听了这话,才没有哭得那么厉害。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止住了哭,像是想到了什么,抓紧郁清持胸前的衣襟,急急问道:“对了,夜焰凉是跟着我一起来的!她怎么样了?”

自己无意间进入了那样一个奇怪的幻境,云沫苏怕随行而来的夜焰凉也出事了!

她对夜焰凉的印象不错,再加上夜焰凉似乎跟自己的八弟有什么,她不想夜焰凉因为她出事。

“放心。”郁清持答道,“我为了救你,就把她打晕了,我醒来后,就用术法把她挪到客房里了,现在她估计睡的正香。”

听到这话,云沫苏松了口气,可紧接着,她想起了另一件事,更重要的事!

沉默两秒,云沫苏有些难过地说道:“现在……是不是子时已过?”

宝宝咳嗽呕吐
儿童感冒咳嗽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有哪些
宝宝发烧39度小妙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