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翠瑶(微型小说)

2019-09-14 05:58:02 来源: 达州信息港

柳映要嫁人了。
柳映的娘叫翠瑶。翠瑶很疼这大女儿柳映,她昼夜赶工,穿针飞线、裁剪缝制,要做一对红布鞋给柳映当嫁妆。
柳映圆圆脸,像块姣好的水田,头发齐肩,扎成一垛,走路时一跳一跳;有两颗小兔牙,一笑就露出来,也挺好看。
翠瑶小时候也挺好看,就像小柳映,可翠瑶那时却苦得很。
柳映的外婆、翠瑶的娘叫红枣,是一地主小妾的女儿。小妾并不得宠,在一棵老枣树下急产生下她,就取名红枣。民国年间,战事连连,这地主家也“树倒猢狲散”、四处逃难了。逃难逃难,逃到南边的山里,红枣嫁给了山里的一个汉子,第二年就有了翠瑶。后来还生,竟凑够了“八仙”,却是女仙多。就这样,红枣成了地道的农妇。
红枣的男人常年砍木烧炭,身子黑,跳进门前的宛河也洗不净。红枣呢,勤快,赶集时到镇上碾米行里筛米。米行有两台柴油机带转的碾米机,谷子倒进去,米糠一起出来,便由人筛去糠,拣出漏碾的小把谷子。清晨到入夜,红枣一身白了,可得三四斤细米、小袋糠。集日,红枣男人卖了炭,到米行等红枣回家。红枣提米,男人背糠,黑白分明,路上总让人发笑。家里的“八仙”立门企盼,今晚上开荤吧?半斤肉,伴些豆芽豆腐。
平常,红枣就在家里几亩地忙,种谷子种菜,还种瓜果生姜。收成时,瓜果沉甸,叫人眼红。生姜也一把一把的结,挤得要打架。摘了瓜、挖好姜,红枣叫上丈夫,天未亮就赶路,挑到县里去卖。卖了瓜姜,有时还当小贩,换些食盐挑回山里卖。这一趟来回费时费力,回到家,山村里零落的灯火已熄得差不多了,红枣跟丈夫踩坏多少草鞋也记不清了。
一回,半路遇到一伙抢匪的,两人蹲伏在地上,吓得魂都出体了,红枣竟颤颤抖抖的讲:“大、大哥啊,晓得你们不容易,可俺家十多口就靠这盐活,你们拿一半,留一半嘛?”讲完就呜咽起来。那伙抢匪嘀咕一阵,竟放行了。回到家,红枣心还扑通狂跳,隔了半月才又敢挑东西去卖。
秋冬时候,红枣就在地里种萝卜、土豆,收成了又挑到镇子去卖。空闲时,红枣就帮人打短工,能吃苦,又勤快,让人都忘了她的地主人家的出身。所以,这一家人的日子还过得去。
这时候,翠瑶已十五岁了。每日老早起,和二妹一起弄好一家人的早粥和拌菜,之后喂猪,完了吃粥,下地帮红枣干活。有时累了,翠瑶在菜地里捉蝴蝶,那小垛头发跳啊跳,银铃响一般笑不停,听得红枣心里开花。翠瑶真勤快,但就脾气老犟,难免坏事。
有一晚,翠瑶跟二妹闹别扭,第二日太阳晒屁股也不起床,让二妹独自又煮早粥又喂猪。等到一家人吃粥,不见翠瑶,红枣问二妹:“你阿姐呢?”二妹气嘟嘟应:“睡皇后觉呢!”红枣来气了,这清贫人家哪养得闲人,对着二层阁楼骂翠瑶好吃懒做。翠瑶正为家人吃粥不喊她发气,又让红枣一骂,火气冲顶,就从木楼窗口跳出去,立刻大哭大嚎,吓得弟妹们也捧着碗哭了。红枣嚎叫着,摔了碗跑出去……红枣男人推独轮木车,红枣抱着翠瑶坐上去,一路啼哭一路血泪,奔向镇卫生所。
就这样,翠瑶的左腿瘸了,好好的女娃啊。那以后,红枣没再骂过翠瑶,也少让她干活;二妹不再跟翠瑶顶嘴,人更勤快,成了“大姐”了。就这样,翠瑶成了这个家里的个闲人。
镇上小学有个语文老师,活得潦倒,自己买菜煮吃的。他常买红枣的萝卜,有点相熟,红枣向他打听上学的事,想让翠瑶上学。过了几日,语文老师道:“行,多收两元学费。”红枣想了一阵,咬牙应答:“好,明日就带娃儿去。”
就这样,翠瑶成了这个家个上学的人。翠瑶聪明,语文算术倒也学得过来。那年头,十一二岁上学不出奇,可翠瑶十五了,高别人一两个头,又瘸了腿,别的孩子常笑她,学她走路。翠瑶瘸腿后,脾性改了不少,不跟小毛头们较劲,也相安无事。
隔年,翠瑶念二年级,十六岁了,除了瘸腿,模样挺好看,胸膛挺起两只小乳,像女人了。女人爱美。一回放学,翠瑶道:“娘,天凉了,想买对布鞋?”红枣说:“行,得空娘带你去买。”后来去了,鞋贵,红枣没带那么多钱,没买成。翠瑶没说什么,只叹口气。红枣却心痛,走出鞋店时回望了一下,是对红布鞋,辣子样红的。
过几日,翠瑶放学回来,红枣拿出一对火红布鞋,让翠瑶试穿。翠瑶高兴试了;鞋底挺厚,棉布鞋面,暖,柔软,走一走,踩在落叶上一样;就是大了点,没事。翠瑶害羞地笑了,又低头望自己的布鞋。红枣悬了半天的心到底放下,欣慰地笑了。
翠瑶穿红布鞋回学校。这很令同学羡慕,尤其女同学,围着翠瑶,像蜜蜂一样闹。有的却眼红,说闲话。教算术的老师是个老先生,上课写“一加二”不写“1+2”,不习惯翠瑶的“炫耀”。一回,他上课,有学生跺脚,老先生不知是谁,只训翠瑶:“穿啥出嫁的鞋子咧?还跺脚!”教室里哄堂大笑,有的男生就喊“瘸腿娘子”。翠瑶无端受委屈,气得满脸彤红,讲不出话,哭着跑出教室、跑回家。半路经过一口鱼塘,翠瑶弯腰脱了一只鞋,扔进塘里,另一只随脚一扬,也飞进塘去。
翠瑶窝在床上哭了许久,安静了,想睡觉。楼下却开了门,二妹三弟回来做午饭。
“二姐啊,娘偏心,不给你做鞋。”
“胡讲,娘也给我做的,快好了。娘刚学,慢一点。大姐穿去学堂,要好看些,去鞋店做;娘让鞋师傅做大点,等大姐长两岁还合穿。三弟可惜是男娃,要不二姐穿不合,就给你穿,多好。”
“二姐,娘怎么不给我做一对啊?等我穿不合了,就给六弟穿,我穿保准不烂。”
“娘的嫁衣是红棉袄做的,改做出来的是红布鞋,男娃子想穿,不害臊咧!”
……
翠瑶跑到鱼塘,想寻那对鞋,可在塘里摸了半天,冷得两脚麻痛了,也只找到一只布鞋。翠瑶把那鞋洗得很净很净,晾干,藏在她衣箱的箱底下。
后来,翠瑶没再上学,到鞋店里当学徒,跟师傅学手艺。后来,翠瑶跟鞋店的一个伙计好上了。这伙计是布鞋师傅的得意弟子,人实诚,腿脚也好,却是个哑巴。也罢,顺水推舟,师傅证婚,两徒弟成亲,接着开了家鞋子分店。
不久,柳映就来到了这世间。柳映逐渐长大,像翠瑶年轻时一样好看,却没瘸腿。
柳映要成亲了。翠瑶要亲手给她做一对红布鞋、当嫁妆。

共 2 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娓娓道来,以翠瑶要亲手给女儿柳映做一对红布鞋、当嫁妆为切入点,以同样的话题结尾,把几代人艰辛苦难生活的点点滴滴展示了出来,虽然心酸,却透着温暖,生活味儿浓郁,烟火味儿浓郁,接地气,血浓于水的亲情,让人感动。作者文笔老道,语言功底厚实,韵味无穷,值得品读。人生真的不容易,岁月流逝,亲情却愈加醇厚,散发出淡淡的芳香。文风朴实,语言精炼,条理清晰,颇有深度。犹如品饮一杯香茗,久久回甘。谢谢作者赐稿流年,佳作,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 1828829】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822002 】
1 楼 文友: 2014-08-21 10:46:46 祝作者写作愉快!
喜欢读,耐人寻味!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8-21 12:57:5 谢谢编辑的鼓励,看着您的按语,觉得自己需多努力才可接近啊!
2 楼 文友: 2014-08-21 14:10:56 哈哈哈,我已看过红布鞋。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8-22 08:56:07 谢谢文友的耐心!
 楼 文友: 2014-08-22 08:40:4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  楼 文友: 2014-08-22 08:55:21 谢谢,谢谢!小儿小便黄
灯盏生脉胶囊功能主治
拉水要不要吃药
宝宝不拉大便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