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加密诺治好了凯恩格兰德的吝啬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3:59:34 来源: 达州信息港

由于他良好的名声响彻了几乎整个这个世界,这位凯恩.格兰德.戴勒.斯格拉先生,他在诸方面都受到了命运的垂顾,从而成为了一位整个意大利为尊贵而又的绅士之一,这是自从国王弗雷德里克二世以来还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由于决定在维罗纳举行一次尊贵而又豪华的节日庆典,为此许多人们都要从各个不同地区前来聚会,以及安排各种各样特别的娱乐活动等项,凯恩.格兰德突然之间(无论如何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却取消了他的这个计划,由于想要在某种程度上挽回一些那些已经前往他的家中的人们的损失,他就以派送礼物的方式给他们以安慰,这样他就把他们全都给打发走了。只有一位前来赴邀的人留了下来,他的名字叫做玻加密诺,一位言谈灵敏举止大方的男子,他所获得的成就在那些没有耳闻过他的名声的人们那里几乎是难以想象的。这位玻加密诺,此时既没有得到什么礼物、也没有得到允准离开这里,这样他就一直留在这里、希望自己继续迁延下去、终可以得到某种益处。可是凯恩.格兰德抱定了一个心思认为,无论他分送给玻加密诺什么样的礼物都是白费,还不如把这件东西投入火中烧掉为好。但是对此他却没有对他表示过任何意思;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话。  玻加密诺,在过了许多日子之后,发现自己既没有被唤去问话、也没有被召去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能,更有甚者他发现自己本人以及自己的马匹和仆人们就这么住在旅店里面简直是白白耗费银两,因此就感到深深地焦虑起来。然而他还是在等待着,而且认为就此离去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此时他自己随身带来了三件非常豪华而昂贵的衣服,这是由别的贵族绅士们当作礼物送给他的,为的是此次前来可以在节日之中好好展示一下自己。这个时候因为旅店老板一直在催要住店费用,他就把其中的一件衣服作为抵押送给了他。此后,他又呆了一段时间,因此只好又把另一件衣服送给了他,要是他还想继续在他这儿住下去的话。之后的一段时间之中他就不得不抵押第三件衣服来作为自己的花销费用了,由于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这笔费用可以维持自己继续呆下去的话,那么就可以获得自己期望得到的报偿,之后再离去也就不在话下了。  正当他靠这件衣服的价值这么维持下去的时候,恰好有一天他出现在凯恩.格兰德的家中饭桌上跟他一起进餐,脸上忧虑重重一脸愁云密布的样子。当凯恩.格兰德看到他这付表情的时候,更多的是出于要取笑他的意思、而不是想要听到他机敏的谈吐以取乐,就开口对他大声说道,“你这是怎么了,玻加密诺,你为什么看上去这么闷闷不乐的?告诉我一点个中因由好吗?”  听到他这么问,玻加密诺没有一时一刻的犹豫,好像是已经对此考虑了很长时间,就讲述了下面的这个故事,以期达到目的解决自己的事情。  “我的主人,你一定知道普里马索是一位非常有学识的拉丁文专家,而且还是他那个时代笔法绝的诗人了。就是这些学养以及才华使得他成为了尊贵的人士,以至他尽管不是在任何地方都能被人认识,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名声的。碰巧的是,有一次他发现自己正在巴黎处于困窘的状态之中(这当然是命运赋予像他这样人的常态了,因为一个人的才学并不是大多时候可以受到那些有能力可以赏识他的人们的赏识的)这时他听到有人谈起某位可伦尼的修道士,他是高级教士里面据称是为富有的一个人,作为上帝的教会之中在收入方面来说,当然的例外就要属罗马教皇了。他听到这些人们谈到了许多有关这位修道士神奇而又崇高的事情——有关他经常敞开自己的家门,而且从不拒绝无论来自何方的人士到他这里来吃饭喝水,只要是这个人来到的时候正值这位修道士正在自家的某处进餐。当普里马索听到这番话之后,由于他是一个喜欢前去拜望那些尊贵而的人士之人,这样他就决定前往观瞻一下这位修道士家里的盛况,因此他就询问了一下他当时所居之地的家中到底离着巴黎有多远。他们回答他说这位修道士此时或许就住在离此五六英里外的一处属于他的房产之中。普里马索觉得自己很可能在大餐之前赶往那里,只要是清晨早一些出发前往的话。  “因此他就询问了一下去往修道士家中的路径,但是,由于发现没有一个人旅行前往那个方向,他恐怕自己或许会运气不佳而走迷了路,从而置自身于无粮无水的困窘之地。由于担心会发生这种情况,更加为了避免找不到食物,他就决定随身带上三块面包,而且断定饮水总算不难找到(白水不是他好的饮品)。他把面包揣在他胸前的兜子之中,然后就起身走上了大路,而且值得庆幸的是正好赶在饭前的时候抵达了这位修道士的居处。他走进了这座房屋里面、四处打量身边的一切,看到了有许多张桌子已经摆好、厨房之中一阵紧张忙碌的操作,一切大餐所需的食品种类都已经准备好了,他暗自对自己说道,‘这可是真的——这位修道士的确像那些人们说的那样慷慨豪爽。’  “就在他观察这些事情而耗去了一些时间之后,这时就餐的时间正好来到了。修道士的管家吩咐把洗手水给端了来。当大家净完手以后,他就分派每个人在桌边坐下,碰巧普里马索所坐的位置正好与一间卧室的门户相对,就是从这扇门里边修道士要走出来进入饭厅之中。  “现在这个家中的风俗习惯是,事先决不把葡萄酒面包以及别的食品和水摆到桌面上来,直到这位修道士首先出来坐到他自己的桌旁为止。由此,当这位管家安排好各个桌席之后,他就派人去送话给修道士说,他随时可以出来了,因为饭食等一切就绪。这位修道士这时就把卧室的门打开,这样他就可以直接进入大厅里来了,当他走出来的时候举目观察了一下眼前的情形,命运经常是这么可奇怪的,他眼首先看到的就是普里马索,只见他身上穿得邋里邋遢的,此前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当他一眼看到他之时,他的脑子里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坏念头,一个此前从来没有过的念头,这样他就暗暗对自己说道,‘看一看我都是在花钱请一些什么样的人吃饭吧!’接下来,他就一转身回去了,并且告诉他们在身后把卧室的门关上,还发话问身边的人有没有谁认识那边那个捡破烂的,就是坐在面对卧室门的那张桌子上的那个人,可是他们都异口同声回答说不认识。  “在此同时,普里马索已经想要吃饭了,他长途跋涉到这里来,而且他也不习惯禁食,在等了一会儿之后,看到修道士并没有走出来,就从怀中口袋里掏出来他随身带着的那三块面包之中的一块,开始吃了起来。这位修道士,在他等了一会儿之后,就派他其中的一个男仆出来看一看普里马索是否已经离去了,这位男仆回来后回话说,‘没有,我的主人。实际上他正在吃一块面包,看上去好像是他自己带来的。’这位修道士说道,‘好了,让他吃他自己的食物好了,要是他自己带有食物的话;因为他今天吃不到我们的食品了。’  “这位修道士所选择的是让普里马索自己知趣悄悄离开就是了,因为他觉得要是把他赶走的话那就有些不太适宜了。普里马索,此时已经吃了一块面包了,可是依然没有见到修道士的一点影子,就拿出第二块来吃了起来;而这个情形也被报告给了这位修道士,他一直在派人出去察看他是否已经离去了。  “终,由于这个修道士始终拒绝露面,普里马索此时也吃掉了第二块面包,又拿出第三块来吃了起来,而这个情形同样也被报告给了修道士,这样他就开始在自己的心里琢磨起来了,暗地里对自己说道:‘上帝,今天我的脑子里这是犯了哪门子毛病了?怎么会这么的自私吝啬呢!怎么会这么刻薄怨恨呢!而且这一切究竟是对谁?许多年以来我就拿出自己的饭食来送给任何愿意前来的人去吃,并没有计较接受者是高贵还是贫穷,是落魄还是富有,是一位商人还是一位沿街叫卖的小贩,而且我还亲眼看到过自己的食物被大量分发给街头成批的小混混们;但是我的脑子里面从来就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想法,就是现在这个人让我产生的这种念头。我自己敢于肯定吝啬是决不会侵扰到我的,为了眼前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不,那个在我眼里看起来像是一个街头混混的人,一定是一个来头不小的人物,正因为此我的心里面这才产生了抵触情绪而不愿意敬重于他。’  “这么在心里琢磨着,他就想着要设法搞明白这个人到底是谁,而在知道了他就是的普里马索之后,从他的名声之中很长时间以来他就知道他是一位修养极高的人,他此行前来目的就是为了到自己的家中亲眼见一见,他所耳闻的有关自己慷慨豪爽的名声是不是属实,这样这个修道士就感到了极大的羞愧、急着想要对自己所犯的错误进行补救,因此他不怕麻烦使尽了各种各样的繁缛礼节对他表示自己的敬意。而且在饭后他让人们给普里马索穿上了一身新衣服,这样以显示与他本人相匹配的身份与材质,另外还送给他一笔金钱和一匹好马,让他自己来决定是就此离开还是再呆一些时日;而这个时候的普里马索,已经因为他的盛情款待而高兴了起来,因此也对这位修道士表示了自己的诸般谢意,之后也就跨上属于自己的马匹回到巴黎去了,到了那里之后他当然还是宁愿自己步行赶路。”    凯恩.格兰德,自然是一位具有良好洞察力的绅士,就此也就完全明白了玻加密诺的意图,用不着再做进一步的解释了,这时就满脸笑意对他说道:“玻加密诺,你已经非常恭敬得体地让我明白了你在这里所受到的错待,你的良好品性以及我的浅陋不恭,还有你在我这里应得的一切待遇。而且让我告诉你实情好了,我从来就没有受到过贪婪吝啬的侵扰,就像现在所经历的心理愧疚这样,由于我所对待你的这一切——但是我要自己用这同一根棍棒把这个恶念赶走,就是你本人用你的行动展示在我眼前的这一根。”  接着,在安排了偿付给旅店老板所欠的费用之后,又在自己的服装里边找出来一套为华贵的衣服给他穿上,他就送给了他一笔金钱和一匹好马,并且让他自己决定究竟是就此离去还是继续再呆一些日子。 共 387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不育临床表现
黑龙江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饮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