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皇 第七百七十八章 相当不爽!

2019-09-25 21:42:46 来源: 达州信息港

界皇 第七百七十八章 相当不爽!

踏入极道七品,令石锋更是接近劫道。

説到底,智慧邪宫之行,那些真正地天才们都是劫道高手,而他终究还是差了一些的,早diǎn达到劫道境界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而且因着苏雪凝的特殊情况,能够在以半步帝君的境界踏入智慧邪宫,难道那些大势力当中,就沒有如此情况,哪怕是沒有,他们的能力也是可以创造出來的,所以时刻保持着最高速的境界提升,那才是立足的根本所在。

极道七品的力量在体内急速的流动着,令石锋浑身都是劲儿。

有一种使不完的感觉。

突破之后,石锋立刻收敛气息,恢复平静

界皇  第七百七十八章 相当不爽!

刻意掩盖之下,凭借着强悍的,蒋晨等三人也并沒有发现石锋是借助这万年琼浆玉液就來了一次突破,尤其是蒋晨,他最是清楚,那琼浆玉液的精华早就被摄取走了**成,剩下的也就是相当于五六千年级别的琼浆玉液,他可不认为这样的琼浆玉液能够让极道境界的人完成突破。

事实是连石锋都不知道,他六十次炼人才是这次能够突破的关键,不但将琼浆玉液的精华沒有在身体蜕变中消耗一分,反而因着琼浆玉液流转全身,将那大盛皇室中得到的神秘武器带來的精华吸引走一线,才有这次的突破。

“蒋兄竟然将这万年琼浆玉液随便的送人,看來蒋兄手中应该有不少吧。”石锋笑道。

“我手中还真不多。”蒋晨用手一指孙泽涛,“要説琼浆玉液,孙兄手中才是最多的,作为圣祖一脉全力栽培的高手之一,可是为孙兄进入智慧邪宫做了完全的准备,听説有十万年的琼浆玉液一滴,更有曾经被应天祈玩弄过的命运之力中的一线幸运也准备妥当了,那里是我等能比的。”

这次不但石锋听了震惊,就是唯我神宫的谢少问也流露出惊讶之色,显然他对此事也是不知情的。

谢少问眯着眼看向孙泽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至于孙泽涛则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蒋晨,他也沒想到蒋晨居然在这个时候,公然diǎn破了他的布局。

一滴十万年琼浆玉液,完全可以让他在进入智慧邪宫之后,有一次很大的境界提升,再有史上玩弄命运之力的第一人应天祈留下的幸运之力加持,可以説孙泽涛的智慧邪宫之行势必将要掀起一场孙泽涛风暴了。

偏偏这时候蒋晨却将他给提前踢爆了。

试问,不説圣祖一脉是否有内部矛盾,其他势力呢。

难道别的势力,诸如神武阁,唯我神宫,太荒圣地,狂天一脉,九重天,星海等各大势力就沒有想法。

他们会允许一个可能在智慧邪宫内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甚至都有可能成帝的人进入智慧邪宫么。

这种事,本來蒋晨可以暗中行动的,可是他却选择踢爆。

这就是要借助大家的力量來行动,而他太荒圣地依旧选择静观其变,可以做到不费一兵一卒,就能灭杀孙泽涛这个大患。

而要借助的力量,无疑石锋是首选。

谁都知道石锋和圣祖一脉关系最恶劣,且圣祖一脉肯定第一个要跳出來阻挠他夺取延寿圣宝的。

也就是説基本上蒋晨这是要利用石锋了。

石锋将孙泽涛的危险程度提高到了最高级别,同样的,在内心深处,他也将蒋晨贴上了极度危险的标签。

这个人耍弄手段太厉害了。

必须xiǎo心,稍有不慎,就可能被他算计。

孙泽涛也知道,能够代表各大超级势力青年一代的人,本身就是众矢之的,如今再被踢爆这隐秘,他就更加危险了,心中对蒋晨的恨意一下子提升到了dǐngdiǎn,他脸上却沒表现出多么的愤慨,只是説道:“蒋兄啊,要説准备,我自认可以,但是面对你这太荒圣地的天之骄子,我却只能甘拜下风啊。”

“哦,不知蒋兄有什么让人惊喜的地方。”谢少问立时插嘴进去,他当然也想搞清楚蒋晨的准备,更是要趁机挑拨一下蒋晨和孙泽涛的关系。

看着三人的举动,石锋暗叹,超级势力之间的暗战也是时刻进行着啊。

就听孙泽涛説道:“惊喜这个词用在蒋兄什么,实在不能形容蒋兄的准备,要用震撼,并且是震撼十荒來形容,那还差不多。”

他越是不説,又是在推崇蒋晨的准备,这就更加吸引人的注意力了。

“这震撼十荒,有diǎn大了吧。”谢少问笑着道。

石锋却从这问话中听出來了,他是故意的接着孙泽涛的话茬,來刺激蒋晨的。

反倒是蒋晨神色平静,不知道是不认为孙泽涛能知道他的奥妙呢,还是并不害怕暴露什么的。

“百万年琼浆玉液一滴,幸运之力的一次利用机会自不必説,更有智慧邪宫地图,你説有多震撼。”孙泽涛説道。

平静的蒋晨终于变色了。

他一直以为沒人能知道他的秘密,至少有一diǎn是最大的隐秘,那就是智慧邪宫地图,此事就算是在太荒圣地内,知道的也不超过三人,且都是太荒圣地权势熏天之人,实力更是能够跺跺脚震动八荒的超级强者。

可这是居然泄露出去了。

蒋晨双目微闭,他的脑海中飞速的掠过各种想法。

智慧邪宫地图,只有一张,而且还不是很清晰,此地图可不是上一次智慧邪宫出现的时候,有人描绘出來的,也沒有有那个能力,就算是当初的不死邪刀王帝君也无法做到,而是太荒圣地花费无数心血,利用十荒映帝水,通过数十万种的秘术,强行以十荒映帝水锁定处在心海中的智慧邪宫,探索内中奥妙的,但也仅仅是很模糊的一些景象,依照描绘出來的一张地图。

为此,可是让太荒圣地都付出很多的。

此事之重要,之隐秘,堪称太荒圣地最大的秘密之一。

如今居然暴露了。

有一diǎn,蒋晨可以确定了,那就是圣祖一脉一定渗透进入太荒圣地了,而且级别肯定非常之高的,甚至有可能知道此地图存在的那三大超级强者中的一人就可能是圣祖一脉的。

想到这里,蒋晨就有一种紧迫感。

他要将这消息尽快的传送回去,以免发生更大的事情。

“蒋兄厉害啊。”谢少问竖起大拇指。

石锋也笑道:“怪不得蒋兄对万年琼浆玉液毫不在意,随手就送给我了,感情有一滴百万年琼浆玉液啊,啧啧,看來蒋兄是打算在智慧邪宫内第一时间成就真君啊,那样的话,倒是有趣了,狂天一脉的雨璇儿就很难独霸智慧邪宫第一高手之位了。”

蒋晨暗道,这石锋也不是个好货。

看着蒋晨脸色阴沉的样子,石锋也是暗笑,丫的这厮用一杯被吸取了大量精华的琼浆玉液,不但要结交花痴郑,居然还利用这一diǎn,來引导我去和孙泽涛爆发冲突,也不是个好鸟。

场中之人,除却那些仆从般的极道高手,此四人心里都是对其他三人腹诽不已。

“境界高,可不代表着一定会最强,关键是那地图,智慧邪宫地图竟然世间会有,掌握此地图,肯定能够先行得到延寿圣宝啊。”孙泽涛更坏,方才看到蒋晨将石锋引向他,现在干脆反过來,将石锋引导成蒋晨的敌人。

面对孙泽涛明着的祸水东引,石锋还真的只能跟过去。

沒办法,延寿圣宝对石锋來説是第一要务。

其他的一概靠后。

“是啊,延寿圣宝好东西啊。”谢少问也立刻发力,“听説太荒圣地也有一具特殊的尸体,保存完好,听説这尸体与我唯我神宫的不死圣尸有的一拼啊,只是不如我神宫中,有相对应的神念保留,可有帝君驾驭操控不死圣尸,据説太荒圣地那具神秘的尸体,只有一位得到天地传承的老辈高手的神念可以驾驭,而这位老辈不成帝,神念难以保存下來,如今这人利用无数宝物,延长了寿命,可终究难以在延续下去,一般宝物已然无法,唯有延寿圣宝可助其延年益寿了。”

蒋晨一听,有一种骂人的冲动。

丫的,这等秘事居然被唯我神宫的人知道了。

他此去智慧邪宫,第一任务就是夺取延寿圣宝,情况也的确如同谢少问説的一样,更关键的是,那具尸体操控起來的话,战斗力的确不逊色唯我神宫的不死圣尸,也将是他们太荒圣地能否最终获胜的最关键一环,绝不容有失的。

这延寿圣宝对石锋的重要性,举世皆知。

被雨璇儿爆出只有一年半的寿命,而且不达圣君必死无疑,那么唯一能够救治石锋的,无疑就是延寿圣宝了。

“本以为蒋兄是位知己的。”石锋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蒋晨脸色更难看了。

他先前表现主动示好,又用琼浆玉液结交,虽然故意引导石锋和孙泽涛争斗的做法,可毕竟他们本身之间就注定是死敌的,让人不爽,但不至于太过愤慨,现在不同了,蒋晨居然是第一目标锁定延寿圣宝,这事无疑将两人画上绝对死敌的局面,偏偏蒋晨还做的一副要结交的样子,若非被人説出來,恐怕还真的会与之合作,从而被他利用。

这让石锋对蒋晨非常不爽。

这个最先示好的人才是最大的敌人。

渭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渭南治疗妇科方法
渭南治疗妇科费用
渭南治疗妇科医院
渭南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