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春天 第120章 杀手营围攻

2020-01-16 22:47:54 来源: 达州信息港

仙侠春天 第120章 杀手营围攻

春天眼看着灵蟒被碎,这个过程太快了!眨眼之时的功夫,三个少年已然快速从画卷中走了出来。

这时候,刚好龙魁的灵力用尽,不能再消耗了!他收回灵力,惊喜的发现东风白做到了,居然是用的东风珀!

“你这个败家侄子,叫我怎么说你啊!你对得起你父亲的在天之灵吗?他临死前是怎么嘱托你的,你以为这样说可以保全你师伯,也完成了太子召唤的任务,可是呢?可是你的东风珀已经作废了!这种灵器只能用一次,第二次基本上就是和育胎境差不多,谁也对付不了。只能作为一种普通的灵器,没有任何攻击可言了!”龙魁叫骂着,可是表情上明显看得出来,这是无限的感激啊!感激这个大侄子救了自己一命,否则,自己这条命,就得和那灵蟒一样的下场。

东风白笑了笑,说道:“我和龙伯只要能活下来,还怕杀不了黄海萍吗?你说呢龙伯!”

“恩,说的也是,那就这样,以后你为你父亲报仇时,和黄海萍交手的时候,我一定会相助!”龙魁说到这份上了!东风白赶紧说了句:“多谢龙伯,借你吉言!”

春天这时候才对龙魁,东风白,吕大雷,木哥,表示道:“辛苦你们了!特别是师伯,当然,东风白你真的为这次斩杀灵蟒付出了很多,大家都很尽力,这些你们了!”他说些话,也没看凌风和王容,曾经的凌伯和王婶现在在春天眼中,真的一落千丈了吗!

凌风觉得很寒心,王容则觉得非常的遗憾,她本以为很了解春天这孩子的,没想到青春期的孩子,都这么爱走极端啊!

春天最终还是看向了凌风和王容,目光中露出一抹看似冷淡,其实包含着感激的滋味。

凌风和王容没有觉察出来,春天就回过头,看向了芙蓉碟。

现在的情况是,灵蟒死了,困住芙蓉碟身上的锁链和木桩,虽然灵力不俗,却失去了本源,春天走到芙蓉碟身前,挥舞起龙魂战镰,连续三下的劈开了锁链,然后,吕大雷一拳将木桩劈倒。

芙蓉碟的手被春天握住,他觉得忽然有些羞涩起来了!

“记得刚进灵都的时候,我忽然晕倒,是你救我到芙蓉府,现在我来救你是回报你!”春天笑着说。

“原来就是为了回报我?”芙蓉碟一拽手,就想挣脱,然后忽然发现现场不光是他们两个人啊!这场面要上演一幕感情戏吗!

龙魂干咳一声,凌风和王容背后了脸去,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吕大雷,木哥,东风白这三个年轻人一点也不避嫌,很有看头的眼神似乎在告诉春天和芙蓉碟:“你们俩继续吧!我们一点也不尴尬!”

可是春天和芙蓉碟却同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俩一起尴尬,然后同时松手,保持了距离,这个过程非常的快。

“谢谢!不过,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杀手营的人一定知道了!如果被他们围住这口深井,还会有更大的麻烦。而且,黄娘娘想必也知道了!因为她的灵蟒死了!黄海萍必然会第一时间得知这件事,接下来,春天太子你和黄娘娘算是接下了梁子!”芙蓉碟一边急促的说着,一边和大家非常快速的展开灵力,很快的出离了深井,来到了地面上。

井上的房屋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芙蓉碟反而觉得非常奇怪的看向春天。

“怎么了?”春天问道。

“应该有埋伏才对,而且他们已经很快的就知道了!”芙蓉碟这话才刚刚说完,她的话却应验了!

以芙蓉剑为代表的杀手营成员们,黑压压的来了一群,十三个!

很快的就将他们围在屋子里,屋子幸好很宽敞,所以,刚好十三人把他们八个团团围住。

“妹妹,你不错啊!居然被这个太子给救了。我还真的没想到,这家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居然这么快的就成为春风帝君的太子了!呵呵,他老爸也从床上走下来了!这变化,翻天覆地啊!”芙蓉剑冷笑的说着,可是她的表情非常的不屑。带着深深的嘲讽和冷厉的感觉。

“哥哥,你要干什么,他可是当今太子,你想以下犯上吗?快走开吧!”芙蓉碟知道哥哥回来,可是她还是提醒的说着,当然,她知道哥哥是黄海萍的阵营,不会把这个春天太子放在眼里。

“废话,哥哥的为人你难道一时忘记了!”

“我只是想提醒你,该住手了!不要再保那个黄海萍了!”芙蓉碟意识到了春风帝君的崛起,春天太子这里的实力是完全可以和黄娘娘那里相抗衡的。

“太晚了,我绝不会收手,黄娘娘是我一生跟随的主人,杀手营有我来统领,证明她对我百分百的信任,我自然也会绝对的相信他。你不要说服我,我知道你废这些唾沫,实在拖延时间!不过,实话告诉你,春风帝君不会来,因为黄娘娘已经把他拖住了!接下来就是我们之间的较量!”芙蓉剑瞬间剑眉冷对,一副剑拔弩张的状态。全然没有将龙魁和两位神将放在眼里。

“杀手营果然无情冷酷,就连春风帝君也不放在眼里,你这样做被春风帝君知道了!可是死罪!”凌风毫不示弱,对待芙蓉剑这样的心机少年,他知道只能强硬!

“我们十三个浴光境,阵容强大,而你们伤的伤,老的老,少年的不成器,怎么打啊!还是认输吧!至于太子你,还是自行了断吧!”芙蓉剑口吐毒言。

芙蓉碟眉头紧皱,她知道哥哥心肠如铁,已经不能回头了!

春天听到芙蓉剑的叫嚣,他的反应没有像吕大雷的豪气,也没有像东风白的冷酷,更没有像木哥那样的漠然,只是点了点头道:“可是我想领教一下你的功夫。因为我也已经是神养境了!比你也差不了多少。你先过了我这镰刀一关。”春天很自然的略过了话题,镰刀一挥,全然没有将芙蓉剑的话当做一回事。

金华市婺城区城中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成都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菏泽治疗白癜风费用
太原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