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当自强 第二三六章 不善良的妻子5

2020-01-17 00:02:36 来源: 达州信息港

炮灰当自强 第二三六章 不善良的妻子5

仿佛是突然想到了李秀玲还病着,秦朗在最后匆忙补救,只是语气惫懒听不出关心劲儿来。

“哦,我在外面吃了,你自己弄些吃吧,先不说了。”

秦朗听着里的音乐声和嘈杂声,正要问你在哪儿,已经被挂了。他向来不爱沾厨房的事儿,想起做饭恹恹的,又不知妻子到底啥时候回来,腹中饥饿难耐,只能先泡了方便面垫垫肚子。

一直到了晚上**点,顾晓晓才提着大包小包回了出租屋,她买了衣服换上之后感觉容光黯淡,和新衣服不太相称,所以又倒美容院做了次保养。这一折腾出了汗之后,先前的病气倒去了七七八八。

出租屋内亮堂堂的,秦朗听见门响后,慌张的合上了手里的书,嘟囔着说:“怎么现在才回来,我都担心死你了。”

话还没说完,抬头看着眼前容光焕发,皮肤白皙红润柳眉樱唇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妻子,眼睛一下子放大了,下意识的砸了下嘴:“你,你这身是咋回事儿。”

由于太过惊讶,秦朗家乡话脱口而出,灯光下秦朗皮肤发黄头发干枯,衬衫袖子上挽着,露出了并不粗壮的胳膊。

顾晓晓将服装袋放下,活动了下胳膊然后冷淡的说:“生病了心情不好,去逛了逛街买了身衣服。”

秦朗虽然没怎么逛过街,只看那些光鲜亮丽的购物袋,也能看出妻子这次衣服至少一二百块钱一件。往日,妻子总跟他说,他是男人需要出门应酬衣服贵精不贵多,所以给他买几百块的西服,自己则买批发市场几十块一件的衣服。

跟妻子恋爱结婚多年,秦朗还是头一次见她穿的这么光鲜,顺带着让她变得好看了许多。

但是想到买衣服的钱,秦朗心疼的说:“怎么买了这么多衣服,你原来的衣服不还能穿么,这得花多少钱啊。”

“哦,也没多少,不到八百。”

“什么,八百!你这也太败家了吧,八百够咱一个月的房租加菜钱了。”

妻子漂亮固然是好事儿,但是李秀玲本来就生的普通,打扮之后不过比平时好看了些,绝对没到让人惊艳的地步。她在衣服上花了八百块,像是割秦朗的肉。

顾晓晓对秦朗没什么好印象,闻言冷哼一声,然后例数到:“我自打嫁给你后,买过几件超过一百的衣裳。这些钱都是我一分分辛苦赚下的,花到你一分了么。别人家的男人都是顶梁柱,跟着你吃也吃不好喝也喝不好,生病了医院都住不起。”

别人都说李秀玲不善良,顾晓晓却觉得她太善良了,善良的有些懦弱,要是她早就在知道秦朗背着自己讲钱拿去做慈善时已经离婚了。怎会心软,想着再给他一次机会,以至于后患无穷。

平日生活里,李秀玲总是照顾着秦朗的自尊心,虽然他工资没自己高,但总是将他奉为一家之主,在外人面前给足了他的脸面。在顾晓晓看来,秦朗就是被李秀玲惯坏了,才这么不识好歹。

要是真换一个物质厉害的女人,他的工资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捐出去么,娶到李秀玲这个贤妻着实是他三生有幸。

秦朗让妻子这么一抢白,伤了大男子主义的心,怒气冲冲的说:“你这是什么话,李秀玲,你忘了当初结婚时咱是怎么说的。你要是喜欢有钱人,你去找啊,你冲我发什么火!”

在外人面前,秦朗脾气是无限的好,但是在妻子面前,除非李秀玲一路顺着他,否则他绝不会有半点儿隐忍。李秀玲这妻子做的实在太好,直到买房才和秦朗红了脸,领略了他的脾气。

顾晓晓嘴巴子利索那是经得起检验的,闻言立马反唇相讥:“好啊,光说不练假把式,咱明天就领离婚证去。”

谁怕谁,这样一个只会窝里横的男人,顾晓晓还真看不上。无能不上进,只靠着捐出微薄的薪水,换取心里那点儿成就感,他要是真的想做慈善,难道不该奋发向上,功成名就时帮到更多的人么。

夫妻两人从大学谈到现在,李秀玲吃苦耐劳脾气温顺,两人没红过脸。所以她冷嘲热讽时,秦朗才会忍不住,如今见她张口就提离婚了,一下子惊了。

再联想到从不不施脂粉不爱打扮的妻子,又是买衣服还是描唇画眉的,秦朗口不择言的说:“你是不是找到相好的了,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他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越想越觉得像这么回事儿,要是没外人,李秀玲怎么会态度大变,对他提出离婚的要求还打扮的这么时髦。

针对秦朗的无端联想,顾晓晓只回了三个字:“神经病。”

然后打开衣柜将衣服袋子放了进去,两人租的房子只有一张床,顾晓晓环顾四周后,决定今晚暂时出去住。和这样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同床共枕,她真怕自己吐出来。

“我今晚出去住了,你好好想想,要离婚我随时奉陪。”

顾晓晓虽然打算离婚,但是考虑到明天周六,再急也急不来。今晚只能在宾馆凑合了,明天可以考虑搬回教职工宿舍,不过顾晓晓更喜欢独居,所以另租房子是极好的。

她本是雷厉风行的性子,收拾了换洗衣物,拿了教案就要离开。秦朗傻了眼,冲到门前拦住门说:“你到底怎么回事儿,你给我说清楚在走,你外面是不是真的有野男人了。”

秦朗对待同床共忱的妻子没有丝毫信任,顾晓晓转念一想,也许他瞒了妻子太多,所以本能的怀疑别人会像他一样。

顾晓晓哼了一声,拎着东西喊了声闪开然后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秦朗你好意思空口白牙诬赖我,我问你,上次那个给你打的女人是谁,你以为背着我打就能躲过去了么。我再问你,你手头现在存了多少钱,是不是都给外面的女人花了!”

吵架不是比谁声音大,顾晓晓声音不大但是掷地有声,镇住了秦朗。(未完待续。)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的地址在哪里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需要预约吗
贵阳哪里有癫痫医院
韶关治疗白癜风方法
遵义那里治疗癫痫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