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毒妃:绝色庶女药师 第2825章 变性手术

2020-01-16 23:03:36 来源: 达州信息港

古墓毒妃:绝色庶女药师 第2825章 变性手术

忽然间,巫男觉得一阵头晕,身体里有什么在冲撞,竟然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色的血,落在地上,那颗花瞬间就枯萎了

子鸢拍着他的肩膀,用手帕将他嘴角擦拭干净,她什么也没有问,他也什么都没有说。子鸢只是给他准备了清澈的泉水,眼角滑过一丝的担心,始终没有开口。

别告诉落月。这是巫男好过来之后走前告诉子鸢的。

嗯。子鸢说。

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巫男看着子鸢。

其实,一个都没有。子鸢的眼睛天真无邪,巫男看的出来她没有再说谎。他越发觉得她不可思议,简直是来自别的世界的物种,和仙界的人一点也不一样,这样的性情足以让她死上一百次了

天真也是罪。

我不信,你一定有很多问题,藏在心里。巫男说道。

其实,让我这样生命短暂的人,是没有时间去想和自己无关紧要的人,尤其是想杀自己的人,我只想把时间放在所爱的人身上。一寸光阴一寸金,这一点,你们是不会懂的。我不可以浪费一分一秒在别人身上。因为这一次,我一旦死了,会死的很久,会再也见不到这个世界,见不到万物,见不到我爱的人。子鸢说。

啊啊啊啊巫男听后无地自容,心里又被震撼了。即使想杀她,还是成了无关紧要,在她心里,爱比仇恨重要多了。

是紫年么?巫男问。

是落月和紫年。子鸢说,还有两个宝宝。再无其他了。

巫男好像忽然懂得,为什么落月那么疼子鸢了,她们的情感似乎像个完整的三角形,彼此牵连。除此之外,其他,已经无关紧要了。

巫男重新开始审视子鸢,在心里。而自己皱着眉头,良久,他起来走了。回到自己的巫男宫,子鸢的话还是翻来覆去的在他心里颤动着,总是会想到。

人就是需要那些震撼自己的话来颠覆自己的人生,过去的错误。这个人,对她杀又杀不得,恨又恨不得。怪异!

中午的时候,紫年过来了。巫男正看着发冷的桂花糕,寻思着子鸢上午花园里发生的事呢。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紫年很直接的说。

不会去的后宫吧?巫男问。

比那里要远一些。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你动用了巫里,病入膏肓了。紫年说。

可我总能知道是哪吧?巫男说。

过来,我告诉你。紫年说。巫男凑近耳边,没想到,紫年一下子将他打昏,然后粗暴的撞到戒指里,就离开了仙界,这是强掳啊!紫年不在乎。

紫年带着他一直向西,穿越云层万里,云山雾霭,最后完全隐藏在云雾之中了,在雾色中继续穿行,终于,终于,看到一块界碑,上面写着云之秘境四个字。

紫年站在界碑面前,并没有犹豫,只是回想了一些过去的事。

而界碑已经没有任何灵力守护,这里成了开放性的。

紫年走过去。走进去。踏在迷雾之中,犹如踏在云彩里一样,柔软,缠绵,这里,充满了风月。就连周围的云树都婉柔了许多

漳浦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隆安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男科医院哪好
南昌治疗龟头炎医院
榆林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