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神王 第九百九十九章 已经开始了

2020-02-15 18:29:08 来源: 达州信息港

武极神王 第九百九十九章 已经开始了

两个时辰转眼便过……

一声嘹亮雄浑的悠扬号角声传遍圣蛟岛的四面八方,这也意味着天符之战的第二轮比试即将开始。

分布在岛上各处休息游玩的人群陆陆续续的朝着之前的盘蛟台广场聚集。

楚痕,郑术两人在简单的休整过后,在西风子,龙玄霜等一行人的随同下重新回到了盘蛟台……

相比较之前的第一轮,观众席上的看客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愈发的增多。

黑压压的人潮,声势壮阔好大。

场外的众人皆是欢呼雀跃,双臂高举,大声的叫喊。

“鲸岛城必胜!”

“中缘城最强!”

“业城加油!”

“巨鳄湾威武!”

……

各路观众摇旗呐喊,气浪冲天,单轮声势的话,当属鲸岛城和中缘城最为高昂洪亮。

而在众人观众的拥簇中,一位位热门的参赛选手都目光炙热,气宇傲然,犹如即将出海的蛟龙,跃跃欲试……

北面东道主的看台上,城主池暝与之四位家主都已入座。

这几位都是在鲸岛城一手遮天的人物,看上去都是红光满面,唯独申家家主因为申虎被废的原因而阴沉着一张脸,森寒的眼神涌动着些许阴怨……ad_250_left();

“第二轮赛事即将开始……所有不相关的人员即刻退离场地……”

负责主持赛事的水家长老水元扬手一挥,语气不容否定。

很快,位于广场上的零散人群迅速的退到周边的观众席位上。

转眼间,空荡开阔的广场道台,只剩下了中央位置的那头栩栩如生的蛟龙雕塑……

旋即,水元对身后的几个高层管理人员投以眼色。

几人会意,接着身形一动,分别闪现至广场之上。

同时又有着十几位气息不弱的身接连落于广场的外围边缘区域……

在全场数以万计的观众注视下,那行人皆是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一股惊人的灵奕力……

劲风叠起,气旋横扫八方。

那行人身上所释放出来的灵奕力就像一团团升腾而起的金色火焰,比之第一轮召出四座黑幻塔时的力量律动还要强烈几十倍不止……

“他们在做什么?”回到观众席上的乔小婉问道。

“布置结界!”一旁的郑术有所了解的给予回答。

结界?

楚痕眼角微凝,此刻场上的将近二十个人中,至少有七八位天纹师,如此强大的阵容,只为布下一道结界。

从产生的灵奕力波动来看,恐怕这结界的力量足以镇压任何一位亘古境强者以下的武修高手……

“起!”

蓦地,几位为首的中年男子皆是大喝一声。

霎那间,一股澎湃的灵奕力犹如海潮般的铺满整个盘蛟台,其他的纹术师也同时发力,万千绚丽的符文纷飞而起……

“咔嚓……”

石砖破碎,地面裂开。

只见观众席的下方,广场边缘的地面上,竟是接连不断的冒出来一块块坚固的石墙……

从泥土中冒出来的石墙前后相连,首尾相接,就像骨牌一般,直接是于广场上围成一圈,形成一个特殊的角斗场……

一道道绚丽的符文秘箓犹如光藤般的在石墙上下游走环绕。

石墙的高度仅仅只有一米左右,但给人的感觉就像将观众席和对战场地完全隔开了一道安全距离……

内部场地的直径超过五百米,占据的面积超过了盘蛟台整体面积的三分之二。

对于纹术师而言,这场地还是毕竟开阔的。

毕竟符纹之术的较量对比武修来说,移动频率相对不大。

……

“以结界之墙为界!”水元高声说道,“内部区域,即为天符之战的第二轮战斗之地。所有位于结界中的参赛者,均无法使用武道真元力……这也是本轮大赛的主要规矩。”

话语一顿,水元再次说道,“那么,有请第一轮的所有晋级者进入结界之墙内……”

嘈杂声涌动叠起。

一道道气势不凡的身影相继走下观众席,并步入赛场之中。

“楚痕兄弟,我们过去吧

!”郑术说道,眼中有着炙热闪动。

楚痕点头,当即两人也进入赛场中。

……

当楚痕前脚步入‘结界之墙’的内部之时,一股奇异的力量顿时涌入体内,下一瞬间,楚痕只觉丹田之中的真元力尽数陷入了静止状态,仿佛被彻底的冻结一般,难以调动分毫……

不仅是真元力被压制的动弹不得,就连血脉界限的力量也都难以使用。

“原来如此!”

楚痕暗暗惊奇,敢情这结界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在大赛过程中有人使用武道真元力。

毕竟这世界上并不缺乏‘灵武双修’的天才。

如此一来,就能够确保天符之战的公平。

……

众多第一轮的晋级者陆陆续续的步入赛区之中。

一眼扫去,人数超过百人。

接下来的第二轮比拼,将会至少淘汰掉一半的人数,也就是说,参加第三轮的纹术师,也就差不多五六十个人……

“嘿,听说你第一轮挑战的是最难系数的符文?”柳家天才柳琰目光倾斜,饶有戏谑之意的看着中缘城天才,宋休。

宋休头上带着斗笠,看不太清其表情,也没有去接柳琰的话。

柳琰面露轻浮的笑容,摇头轻笑道,“好心提醒你一句,别装过头了。”

宋休仍旧不语。

……

另外一侧,水家天才水凤也以傲然挑衅的目光看向中缘城的苏灵竹。

苏灵竹柳眉舒展,眸如清水,显得尤为平静,她仅仅是在池绝心的身上扫了一眼,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还未开赛,众天才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锐气就已经是锋芒相对了。

池绝心,苏灵竹,柳琰,水凤等,一个个就像黑夜中的明珠,聚集于此,争辉夺艳。

相比较之下,初来驾到的楚痕就要黯然的多。

……

“人数刚是双数!”

水元手持一本名册,大致的清点了一下场上的人群。

与此同时,一位相貌姣好的年轻侍女走到水元的旁边,在她的手中还托着一个托盘。

盘中摆放着一百多枚灵光熠熠的玉牌。

……

“本轮比赛的规矩,是以抽签的形式进行!”水元指着托盘上的玉牌说道,“这些玉牌上都刻有相对应的数字,但凡抽到相同数字的,就是各自的对手。”

相同数字的为对手!

众人的眼神一凛,神情都不由郑重了几分。

不少人都在暗暗祈祷,千万不要遇到池绝心,柳琰,苏灵竹等几个人才好。

……

“再重复一下比赛的规矩,只能使用符纹之术。不可动用任何武道之力……包括,武器,丹药,以及符咒……当然了,你们若是有本事的话,可在比试的过程中炼制出那些东西加入战斗……”

水元的声音不容任何的质疑。

“是否有人存在疑问?”

无人应答!

“那好……”水元老眼一掀,接着扬手一挥,“哗……”一股雄浑的劲风横扫而过,霎那间,旁边侍女所端着的托盘内的一百多枚玉牌直接飞了出去……

“咻咻咻……”

密密麻麻的光影宛如雨下,朝着广场上的众参赛者飞袭而去。

“嘿嘿,这个是我的。”柳琰凌空一闪,犹如蜻蜓点水般将一道光影纳入掌中,飘逸的身法引得下方一阵叫好。

池绝心淡然一笑,指尖一弹,一缕金色的光纤掠出,好似穿针引线,瞬间缠上其中一枚玉牌,然后将其收入指间。

苏灵竹,宋休,水凤等人也都相继拿下玉牌。

楚痕,郑术由于站在最后方的位置,也没有太多的选择,随手收下了从眼前闪过的两枚玉牌……

“你是几号?”郑术连忙探了脑袋过来询问。

但见楚痕手中的玉牌上面刻着‘二十四’的时候,郑术稍稍松了口气,“还好,我们不是对手的……”

楚痕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另外一侧,池绝心瞥了楚痕一眼,目光中似乎不屑闪过。

……

“拿到‘一号’玉签的选手留在场上,其余之人,退回场外!”水元那沉稳有力的声音再次传荡开来。

众人会意,纷纷退离。

回到观众席上的楚痕压力顿减,体内的真元力又归于活跃。

叶瑶一行人展开询问。

“怎么样?你在第几场?”

“楚痕兄弟是二十四……”郑术抢先回答。

“二十四么?不算靠前,也不算太后,不知道对手是谁……”耗子沉声喃喃道。

……

场上,很快就剩下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身形较弱,另外一人则人高马大,两人相对而立,气势上有着较为明显的差别。

“那是业城的李冲。”

“还有巨鳄湾的马贺。”

“不错啊!第一轮就是这两位的对决,那李冲可是出了名的手速快和出其不意。”

“手速快有什么用?马贺的境界比李冲高出两阶,天纹师的两阶,可不是仅凭速度就能弥补的。”

……

看得出,场上的两人还是有点名气的,众观众表现的也较为期待。

而,赛场上,气氛骤然变的紧张。

巨鳄湾的马贺看着眼前比之矮了一个头的李冲,冷冷的笑道,“真的是很不幸,你可以开始说退场宣言了……”

“哦?”李冲一脸不以为然,“欺负我长得矮么?当心你的下巴会被我打的脱臼。”

“呵呵,说完了吧?”

“嗡……”

话音刚落,马贺的泥丸宫内瞬间爆发出一股强盛无比的灵奕力,一系列耀眼的符文即刻环绕在指间……

“龙火!”

“噌!”

霎那间,符文犹如烟雨绽开,连同着炙热的高温,一道气焰恐怖的火柱从马贺的手臂上飞掠出去……

来势汹汹的火柱譬如一条源自地狱的火蟒,所到之处,地面都跟着焦黑一片。

“这么狠?”

业城天才李冲面色一变,十指弹动,符文腾舞,犹如灵叶飞花,眨眼之际,一面奢华璀璨的银色菱盾惊现于李冲的面前……

“嗵!”

巨大的轰响引爆开来,火蟒结结实实的撞击在菱盾之上,铺天盖地的灼热气浪扑向四面八方,大大小小的火球漫天飞舞……

这一击冲撞,直接是令李冲面前的菱盾碎裂,并将其撞击的往后倒飞出去。

一见这种情况,场下的观众不免齐声惊呼。

“我就说两阶的差距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弥补的。”

“马贺赢定了!”

……

一击占据优势,马贺的脸上露出振奋及狠厉的笑容。

“嘿,你可做好了灰飞烟灭的准备?”

“哗!”

更为雄厚的灵奕力汹涌而出,各种亮丽的符文在马贺的身外交织闪烁。

跟着,以那李冲为中心,四面八方顿时掀起十几米的火墙,同时那漫天飞舞的大小火球即刻凝聚成一头高达百米的火焰巨龙……

火龙盘绕在李冲的周边,完全封死了所有的退路。

接着,龙口张开,朝着‘瓮中’的李冲扑去。

……

“好强的实力!”

“符文之术的对决就是这么快。”

……

炙热的火焰令场外众人的面庞都映照的通红,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李冲必败无疑的时候,马贺的脸色陡然间为之大变……

“什么?”

“嗡嗡……”

只见马贺的脚下不知什么时候浮现出了一层光环,这层光环所散发出来的灵奕力气息明显不是他的。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马贺脚下的光环一圈圈的叠起,瞬间重叠成一个奇异的圆柱……

马贺,直接被封在了圆柱当中。

“这?”

马贺双目圆睁,其震骇的发现自己连接外面的灵奕力全部都被斩断了,就连四肢都遭受了禁锢。

“砰……”

几乎在同一时间,缠绕在李冲身外的火焰巨龙跟着轰然坍塌,那浩荡的热浪火浪直接被掀开,“咻……”一支灵奕力所凝聚的箭矢爆袭而出,穿风破浪,贯穿火焰浪潮,朝着马贺袭去……

后者脸色煞白,惊恐不已。

“嘶……”

灵奕力箭矢宛如划过天际的流星,硬生生的穿过了禁锢马贺的光柱,并贯入了对方的胸膛。

一串鲜血飞舞,马贺跟着飞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在地。

……

全场一片安静,甚感意外。

“什么情况?”

“李冲什么时候布置的‘禁锢符阵’?”

“不知道,太奇怪了吧!”

……

从一开始,马贺就占据了压制性的先机,那么短的时间,李冲除了一个防御护盾之外,根本不可能完成禁锢之术。

众人的脸上都充斥着诸多疑惑。

“你……”倒在地上的马贺一脸震怒的看着从火焰中走出来的李冲,“你,你在比赛开始之前,就布置好了禁锢之术……”

比赛开始之前?

“哗!”

一言惊醒梦中人,众人的神情再次充满错愕。

李冲的神情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份轻挑,取而代之的是深沉和轻傲,其淡淡的回答,“对于纹术师而言,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大赛就已经开始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