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魂传真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43:55 来源: 达州信息港

(1)   某日,午后,林太太一袭黑衣,默默结束了林先生的葬礼。   回到家后,她脱下外衣,全身冰凉地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她觉得自己的头脑里,浮想如同浮云般重重叠叠地堆积着。而窗外,是秋日的阳光,灿烂得夺目,如今,那个瞳孔里有火的男人,已经燃尽,只剩下窗边那些焦灼的葵花。   于是间,在每一个冰凉的夜晚,在冰冷的大床上都躺着独自一人的林太太,一夜之间,她成了旁人口中,有钱的寡妇,独居在前夫留下的别墅里。   只是转眼一年过去了,林太太依然独自一人,和窗边那些焦灼的葵花一起,厮守着一个远去男人的记忆。林先生生前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死后却无人拜访,门庭冷落。   直到某日,林太太的同学小凡上门借钱,小凡是直接的,她敲开门,望着林太太,开口说:我需要钱。不然我会被我男人打死的,帮帮我。这几句话里的寥落,把深秋的萧索都比下去了。林太太说,三天后,我有个卡到期,我可以提5万块给你。你先在我这里住三天吧。   于是,小凡留宿在林太太那里。林太太望着小凡,这个曾经貌美如花的姑娘,如今,少食,失眠,神经质,妄想,又黑又瘦。小凡在林太太家的别墅里住了三晚,每一晚的变化更加离奇,晚过去后,她眼窝深陷,第二晚过去后,她脸色竟然如同蜡色,等到第三晚过去后,林太太把钱递到她手里的时候,小凡仓皇地把钱塞进包里,踉跄地离开,可是走到门口,她又转回来,说:   “林太太,你人太好了。我不能就这样走,我想问问你,你先生办公的房间里,有一台传真机对嘛?”林太太惊疑地看着她说:“可能是有,不过那间房间我很久不去了。”“我发现,每天半夜两点的时候,那台传真机都会响起来,不停地响,后来我忍不住把纸放进去,把它接起来,接着纸张就从传真机里飞出来了,但是上面没有字。”小凡惊恐地说。   “你怎么知道?”林太太问。“我有梦游症,夜里不知会走到哪里,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个晚上,我总是被传真机的声音惊醒,当我醒来的时候,就躺在那个房 。林太太,谢谢你借钱给我,你真是个好人,不过我劝你卖掉这个房子,赶快离开吧,这里闹鬼。真的,你一定要听我的。”说完,小凡仓皇地离开了。   小凡走后,林太太披上一件披肩,慢慢地向别墅深处走去,她的高跟鞋触碰着地板,发出响亮的声音,先夫生意上的事情,他生前都不允许她过问,死后更是无从而知。至于那个装着传真的房间,他死后,她就再也没进去过。   等林太太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伸手推门,门却自己开了,林太太顺着门的缝隙望进去,发现一地的白纸,她把这些白纸拾起来,上面却空无一字,再仔细看,页脚的地方,有一些奇怪的点,不规则地排列着。   当晚,林太太就住在这间办公室里,傍晚的时候,晚风把房间里的纸头吹得沙沙响,林太太很快就睡着了,渐渐的,她在睡梦中听见传真机的响声,她猛然惊醒,在暗夜里,她真的听到传真机发出犀利的响声,接着一张白纸从传真机里飘落,窗外,是皎洁的月亮,星星镶嵌在深黑的夜幕之中。   翌日,别墅的门铃响了,林太太打开门,看到两个警察。   “你是林太太嘛?”   “是的”   “我们过来调查一下,你认识一个叫小凡的女人嘛?”   “认识,她刚刚问我借了5万块钱”   “这么说钱是你借的?你为什么借钱给她”   “因为我们是同学,她说她男人打她,她怕自己被打死,所以想借钱离开,怎么了?”   “她死了。”   “什么?”   “我们昨天在隧道里发现了她的尸体,她身上很多伤痕,但她是窒息而死的,死因很奇怪。”   “死了?窒息死的?”林太太听了似乎并不是很惊异,她淡淡地对警察说:“我建议你们去找她丈夫,他一直打她,从在大学谈恋爱的时候,但是小凡说,她爱他,她离不开他,她也许是被打死的,我是这么想的。”   警察离开后,林太太飞一般冲进了先夫的办公室,拿起昨晚从传真机里飘出来的那张白纸,纸上依然空无一字,但是页尾处,仍然有一些不规则的原点,这是什么意思呢?林太太暗自猜测着。   (2)   小凡死后两天,林太太拿着传真机上的白纸去拜访了一位私家侦探。   “你先不要讲话,让我猜猜你来这里的目的。”B侦探望着悠然到访的林太太,抢先开口说:“如果你是想请我查看你丈夫在外面是否有艳遇,我建议你还是回去吧,根据我的经验,一查一个准,个个都有。如果你是想我搜集你丈夫艳遇的证据,为了方便离婚时多分点家产,这个我倒是有兴趣,不过我收费很高。”   “不,你错了,都不是,我今天来这里是想你帮我调查一个死人。”林太太说完,拿出了自己前夫的照片。   B侦探接过照片问:“他是怎么死的?”   “车祸,他的宝马车翻了,死得很惨,尸体面目全非。”   “他是你什么人?”   “我前夫。”   “你为什么要查一个死人?争遗产?”   “不是,他是孤儿,他的遗产都留给了我。”   “那就不要和死人过不去,让他安息吧。”   “我去认尸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无法判断,但是检验科的人出具了DNA的验证报告,证明死者就是我丈夫,让我签字,后来公安机关就把他的尸体烧了,把骨灰送还给我让我保存……”   “您想知道您前夫是怎么死的?”B侦探问.   “是的。”林太太回答.   B侦探在林太太简单的陈述中,嗅到了可疑而且危险的味道,B侦探是特种兵出身,退伍做过保镖,后来转行做私家侦探,出于职业的敏感,他知道有些案子可以碰,有些案子不可以碰,否则,无异于引火烧身.想到这里,B侦探站起来,说:这位太太,您这个事情我恐怕帮不上忙,我是帮人调查婚外情的,活人的案子我接,死人的案子我不受理。有些事情,管不了,也不能管。   “好吧,我不勉强----不过----”林太太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对B侦探说:“你是否可以帮我看看这些纸上的这些不规则的点是什么?”说着林太太从包里掏出那些纸。   B侦探接过来,看到纸上不规则的圆点和横线。他张口便说:“这是摩斯密码。”B侦探说到这里,停住了,脸色在一瞬间变得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色一般。   “上面说什么?”林太太问。   “这段密码的意思是------救我。”   说完,B侦探睁大了双眼,望着对面的林太太。她听到这句话后神色有些疑惑,那双眼睛如同星星一般,闪烁着寒冷的光芒,她似乎也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是神色依然镇定。她的脸正对着窗外的阳光,像一朵焦灼的葵花,仿佛即便燃尽也要拼命迎着阳光。林太太奇特的表情和超出常人的冷静,让B侦探突然发现:坐在他对面的女人,原来是个风韵犹存的美人。   “这是谁发过来的?”B侦探问.   “对不起,这和你没关系。”林太太从B侦探手中抽回那张纸,坚决地说.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B侦探看着她黑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暗黑的回廊里。   (3)   林太太从B侦探处回到家时,发现别墅门外站着一个访客,这个男人她是认识的,那是小凡的丈夫,那个在她生前不停殴打她,却又让她不能离开的男人。   林太太的身影一出现,小凡丈夫像旋风一样,冲过来把她按在门口,这个愤怒的男人把痛苦都凝聚在暴力里,这已经是他习惯和常态。   “我来这里是想知道,小凡是怎么死的。”他怒吼着。   “她是被你打死的。”林太太边回答边努力挣脱,可是她做不到。   “你胡说,我打了她这么多年,也没有被我打死过,是她来了你这里之后就离奇的死了,你知道嘛?警察说她是窒息死的。你为什么要借钱给她?你是罪犯,是你害了她.如果你不借钱给她,她不会死。”   “她死,你真的在乎嘛?”林太太声嘶力竭起来。   “她是我妻子,我当然在乎!!”说到这里,小凡丈夫松开手,抱住自己的头开始大声痛哭。   林太太用那双有如星星般的眼睛望着对面那个扭曲的男人,失去一个女人,让他像一棵失去叶子的树,只能在秋风里瑟瑟挣扎。看着这一切,林太太嘴角泛起了一丝冰冷的笑容,冰冷得如同冬天玻璃窗上的窗花,她原本以为,失去小凡,不过是让他失去一个可以发泄愤怒的对象,她以为,失去小凡后,这个男人会再去找一个顺从他的女人,继续实施着他的暴行,让他的人生顺理成章的延续下去。只是她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追查她的死因。   “如果你想知道事实,我可以告诉你更多。你太太小凡不是次问我借钱,她借了很多很多次,说是替你还赌债,她怕如果不能帮你还钱,你会打死她,她总是怕有一天会被你打死,她不停和我说着这样的话,我每一次见她,她身上都布满伤痕,她是被你打死的。就这么简单。”   “你闭嘴,你胡说,你这个妖妇!”林太太的话像闪电一样击中了小凡丈夫,他在顷刻之间愤怒得如同困兽,眼睛中的血丝爆裂开来,他疯狂地冲向林太太,抓住她的头发,拼命地把她的头往墙上撞。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林太太觉得眼前的天空像个巨大的陶瓷盘子,旋转起来。   就在这时,林太太感觉到一股凌厉的空气划过脸旁,小凡丈夫跟着惨叫了一声,接着,她的身体从墙边滑落到地上,她睁开眼睛,看见两个男人在殴打,小凡丈夫显然不是对手,林太太睁大眼睛,她渐渐看清,和小凡丈夫对打的那个男人是她刚刚会面过的B侦探。   “他不是说,他管不了,也不能管嘛?”林太太正想着,小凡丈夫却在一瞬间,再次冲过来,抓住了她的头发,右手里还握着一把刀子,他把刀子逼近林太太的脖子,对B侦探说:“你退后,不然我就杀了她。我来就是为了杀了她,给小凡报仇的。”   “这位先生,你冷静点,你有什么证据确认你太太是她杀的?”B侦探,退后了三步,大声喊话。   “你杀我?杀了我,你就不知道小凡是怎么死的”林太太冷冷地说。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小凡丈夫继续大声吼。   “你不是想知道小凡是怎么死的么?你和我在这个别墅里住一夜,明早你就知道了,小凡就是在这里住了一晚后才死的。除非,你不敢。”   “我没什么不敢的,我要知道小凡是怎么死的,我爱他。”小凡丈夫边说边疯狂地把林太太往别墅里拉。   “不要报警,我会解决着一切的。”林太太对着对面的B侦探大声说。   B侦探看着小凡丈夫把林太太拉进别墅,然后把大门锁上。他站在门外,生平次感到坐立不安,以他的能力,他是可以闯进别墅把林太太救出来的,那个疯狂的男人拿的不过是一把水果刀。他也可以报警,让警察以合理合法的方式解决这一切,可是B侦探想着林太太说的那一句话,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渊源的,而这个女人可以解决这一切,他相信她的话。   于是,B侦探在林太太家的别墅旁站了一夜,这一夜很安静,没有任何奇异的声音,连风声都没有。清晨的时候,B侦探附近的地上是一地的烟头。就在这时,别墅的门慢慢开了,一会儿,从门里走出来的,是一身憔悴的林太太。   B侦探冲了过去,问:“他呢?你还好吧。”   “还好你还在这里,林太太的声音很虚弱,“报警吧,他死了。”说完,林太太晕了过去。   B侦探抱住林太太,他感到她的手是冷冰冰的,身体柔若无骨,乌黑的头发垂落下来,但是气息是平顺的,应该是极度惊慌引起的昏厥。   这时,清早太阳慢慢升起了,B侦探环顾四周,他注意到别墅的院子里生长着一片茂盛的向日葵,这是一群永远迎着光生长的植物,当太阳渐渐升起,它们也开始渐渐昂起头颅,晨风吹来,向日葵的叶子发出翕动的响声,伴随着风起云涌,天空变得深远辽阔起来,B侦探望着这奇异的风景,突然觉得人的命运在苍茫的天地间其实是如此渺茫,他默默地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4)   警方无法根据现场的证据判断小凡丈夫是怎样死亡的,根据法医鉴定,他是窒息而死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站在旁边的而林太太,说话的声音很小,微微有些发抖:“他来到我这里,冲过来打我,他说小凡在我这里过了一夜就死了,他想知道小凡的死因,他说是我害死了他,我争不过他,于是就留他住了一晚。可是没想到清早我去叫他时,却发现,他的身体是凉的,已经没有呼吸了。对不起,你们还有什么其它要问的么?”说完,林太太抬起头,眼泪扑簌地从苍白的脸上流了下来。   警察也对报警的B侦探做了例行的询问:“请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她们家门口?你和这位太太认识么?”   B侦探说:“我清早要去拜访这个别墅区里的另外一位太太,路过这里而已,正好看到这位太太推开门倒在地上,于是我就报警了。”   “另外一位太太?你大清早来拜访另外一位太太做什么?”警官问。   “她是我的客户,她出钱让我搜集她先生出轨的证据,我是私家侦探。”B侦探的回答天衣无缝,坐在旁边的林太太,嘴角隐隐泛起一丝不被人察觉的笑容。 共 17773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治疗好了
黑龙江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