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巫神 第八十六章 丛林深处

2020-01-16 19:15:31 来源: 达州信息港

天道巫神 第八十六章 丛林深处

陆仁轩从柴火上抽出两根燃烧的树枝,道:“这不废话吗?咱们人类女的发了疯还都无法抵挡,更何况狼?快走!一会儿天就亮了,到时候火堆就起不了作用了。”

冬瓜看着地上还没烤的那堆狼肉和狼皮道:“那这些东西我们带着不?”

陆仁轩推开掩护山洞的树枝,头也没回说道:“带毛带,既然这里有狼,肯定也有其他的动物,你还愁没吃的?咱换换口味行不?”

楚玲玲举着火把,道:“陆哥,我觉得咱们最好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到了天亮,再去找笔记本中所说的那个宫殿。”

陆仁轩边走边说:“咱们压根就没脱离危险,我有种感觉,危险正在向我们迫近。如果真能找到宫殿,起码有我们的藏身之处了。咱们现在只有一支冲锋枪和我这把手枪,如果真的碰到狼群,这两把枪根本就挡不住它们的几波冲击。”

这是一个缓坡,大概是没有人活动的缘故,浓密的野草足有半米高,到了他们膝盖处,让三人行走起来格外困难。

脚下崎岖不平,三人举着火把磕磕绊绊前行。此刻也没有方向,只能往坡上树林走去,毕竟他们现在缓坡处,虽然没有过多的大树,视野也开阔,但极易受到攻击。

在没有路的树林和杂草中走了半个多小时,三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陆仁轩拄着膝盖,大口喘着粗气,他的体力刚恢复,一阵疾步前行,又消耗了不少。

“四个字,继续往前走,不是,是五个字。”陆仁轩直起身来说。

路有很多种,其中一种便是别人走过的,然后顺着走,鲁迅先生说过“世上本就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但对三人而言,却没有路可走,与其说他们在往前走,还不如说他们是在树木比较容易通行的地方穿过而已。

一路之上,三人均没有说话,只是一直走。其实,他们在走向哪里,陆仁轩不知道,冬瓜和楚玲玲也不知道,他们只有一个直觉,那就是远离刚才杀公狼、吃狼肉的地方,似乎只有离那个地方远一些,才是安全的。

前方是一个近乎垂直的土坡。陆仁轩把火把交给冬瓜,让他照着亮,他抓着低矮的灌木和草爬了上去,随后又把楚玲玲拽上来。冬瓜把枪和火把递给陆仁轩,也笨拙的爬了上去。

三人再次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继续前行。

陆仁轩刚要迈出脚步,突然之间僵在了那里,他感应到了背后的异常。

他迅速的把火把插到地上,然后趴到石头悄悄抬起了头。冬瓜也见样学样,趴到了陆仁轩身旁。

陆仁轩看着远方,抬起手来指着坡下的某个地方,缓缓地说:“我们已经被盯上了。”

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冬瓜和楚玲玲看见了幽绿的几十个圆点出现在了他们待过的那个山洞周围。

寂静的山林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极为悲痛的狼嚎声,紧接着所有的狼加入了嚎叫之中。陆仁轩从坡上下来,再一次拿起了火把。

冬瓜也把火把从地上拿起来,声音发颤地问道:“你说这群狼会不会发现我们?”

陆仁轩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道:“狼对气息格外敏感,尤其是对于人的气息。咱们又吃了狼肉,对它们而言就成了一个活动的人肉包子。我十分肯定,它们会很快就找到我们的。”

冬瓜看了看手中的火把道:“要不要咱们把火把灭了?这样它们就看不到我们了。”

陆仁轩连忙把火把往自己怀里缩了一下,道:“别介呀,上次的火把就被你弄灭了,结果差点没命。这次说什么不能再让你熄火了,这好歹也算是件武器。”

冬瓜道:“有没有搞错,上次弄灭火把那不是为了救咱们命嘛,你小子脑袋糊涂了,要不是我,咱们一准儿被巫虫吃干喝净。我知道狼怕火,可就咱这三个火把能干啥用呀,根本对付不了这么多的狼。”

从他们站立的地方很容易就能看到三公里外的情形,不过站在狼的位置确实不容易发现躲在高出石头后面的他们。但这仅仅是个时间问题,狼群迟早能找到他们。

陆仁轩沉声道:“狼是个极度讲究团队作战的物种,很多大型动物无论体格还是攻击力都远超狼,但在狼群的围攻下照样完蛋。别看我们手中有枪,但以我们开枪的速度和精度,狼群只需要付出极小的代价就能结束我们的性命,我们唯一的优势也就是狼的弱点:怕火。”

冬瓜嘿嘿一笑道:“怕火这还不简单,咱们一把火把这个山林烧了不就完事了?”

楚玲玲听到冬瓜说要烧了山林,忙道:“冬瓜哥,纵火烧山可是违法的,抓住会被判刑的。”

冬瓜看了一眼楚玲玲,故意晃了晃手中的火把道:“你傻呀,就这地方都不知道归不归中国管。看着狼群的规模,附近估计也没啥人,天高皇帝远,救命第一位,烧个山林算什么,只要咱们能脱险就行。不过我倒盼着现在就有人把我抓起来。”

楚玲玲听了冬瓜的话,也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如果被狼群包围了,就凭他们手中的武器,基本上是十死无生,只是放火烧山的做法她一时接受不了而已。

陆仁轩和冬瓜自然不知道楚玲玲就住在青龙山上,对山林有着特殊的感情。

不过陆仁轩看了一眼四周的树木,道:“算了,我们再想其他办法吧,放火烧山的做法不行。”

冬瓜四下打量了一下道:“咋不行了?我看就挺好,烧完之后说不定还能捡到烧熟的各种动物。”

陆仁轩选择了往前走路,道:“你忘了我们是一路上来的了?咱们现在在高处,正在往森林中央走,这时候放火的话,烧死的极有可能是我们自己。”

冬瓜道:“开枪打不过,放火也不行,要不咱们爬到树上去?不,那也不行,那不成了瓮中捉鳖了?”

楚玲玲噗嗤一笑,道:“这个词形容得好。鳖……哈哈。”

永善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治疗权威医院
多细胞生物免疫疗法
清远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肇庆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