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商报》:敢勇纪 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报道——“气质”的春天

2020-04-08 15:10:39 来源: 达州信息港

《山东商报》:敢勇纪 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报道——“气质”的春天

山东省环保厅每个月公布大气环境质量,无论你问到17市中哪个市的哪一项指标出现反弹或改善的原因,肖红总能给出精准、信服的分析,一如她的短发,干练、利索。从事环保工作29年来,她在一线见证了山东治霾的一步步举措以及空气质量的逐步改善。她说,环保工作赶上了一个真正的春天。文/图  王新超  最早接触PM2.5的一批人  今年,是肖红从事环保工作的第29年。明年,她将获得一枚意义特殊的纪念章——在每年环境日前后,生态环境部向在各级环保部门及其所属单位工作满30年的在职和离退休人员颁发从事环保工作三十年纪念章。  肖红,1968年生,1989年进入山东环保系统工作,先是在山东省环境保护设计院从事环境监测、环评等工作,后于1996年进入当时的省环保局,也就是如今的省环保厅,现在任大气污染防治处处长。  她是我省最早参与PM2.5防治工作的人之一,时间的分水岭在2012年。2012年以前,无组织排放现象较为普遍,企业缺乏精细化管理,对环保也缺乏认识。即便是环保部门工作人员去检查,看到厂房地面上的灰尘,恐怕也不会跟PM2.5联系到一起。“那时候用个电除尘就算先进的了。”  拿当时的排放标准跟现在作对比,也可以看出差别。在1996年版的标准中,根据含硫量不同,新建火电厂的二氧化硫排放标准最低的是1200毫克/立方米,最高的为2100毫克/立方米,而现在是35毫克/立方米。  2012年产生颠覆性变化  有一年,俄罗斯外长的飞机飞到济南机场,但因为雾霾太重无法降落。省领导很关注,分管领导也提出了要求,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认为是受秸秆焚烧影响,但是还没有跟PM2.5相关联,业内也还没有关注PM2.5这个指标。”肖红讲述道,“有时候我们单位开形势分析会,有同事因为高速上看不清路导致迟到,那时候还以为是单纯的大雾。”  PM2.5概念的浮出水面,“跟互联的传播也有关系。”肖红说。2011年左右,山东已经开始对PM2.5的监测、控制等进行探索,但真正的颠覆性变化,发生在2012年。  我国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首次发布于1982年,1996年第一次修订,2000年第二次修订,而在2012年的第三次修订中,首次增设了PM2.5浓度限值。这给环保工作带来了颠覆性的变化。  以前单纯控制污染源,但是即便每个污染源的排放都达标,把排放加到一起后对环境的影响还是达不到要求。于是,山东借鉴治理水环境的经验,加严标准。  一到雾霾天就坐立不安  2013年初,山东遭遇一轮大雾霾,几乎可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一到雾霾天,肖红坐立不安。哪个地市出现雾霾了,赶紧下去查企业,看是否有偷排行为,是否有企业治污设施没运行。“越雾霾越偷排,因为看不见,那时候监测还不普及。有时候执法人员到了企业门口,对方不让进,或者玩‘捉迷藏’来拖延时间。”但那时候,山东还没有规范性的应急预案,也没有具体的清单,比如“谁减排?减排多少?”  近年来,国家和山东各市一直在对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进行探索和调整。从以前的预警发布门槛偏高,各城市“各自为战”,到如今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预警分级标准统一,“2+26”城市“抱团”治霾,将可能发生的重污染过程尽量遏制在“襁褓”中,可以看出这几年来重污染天气预警应急的变化轨迹。  除此之外,山东的几项环保举措也是肖红认为意义深远的。首先是《山东省2013—2020年大气污染防治规划》的出台,梳理了脉络,制定出山东8年的蓝天梦想;2013年9月1日开始实施《山东省区域性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标准分四个时段执行;还有就是山东建立了一系列基于空气质量改善的约束性机制,俗称“五记重拳”,包括干部考核、信息公开、生态补偿、项目限批和追究,机制出台后,还吸引了不少省外同行来山东学习借鉴。  污染的主要矛盾在变化  从2013年到2014年,山东的PM2.5平均浓度从98微克/立方米降到了82微克/立方米,虽然从数据上看下降了不少,但是表现在感官上并不明显。山东“气质”的主要变化发生在2016年到2018年。PM2.5浓度先是降到了66微克/立方米,又降到了57微克/立方米,出现了“质”的变化。“现在大家能感受到蓝天越来越多的幸福感,但是离国家标准和维护公众健康的标准还是有距离。”  随着空气质量的不断改善,造成大气污染的主要矛盾也在发生变化。以工业企业为例,淘汰了一批,关停了一批,提升了一批,再想要突破,就要跟新旧动能转换相结合,升级换代,不只是关注排放口,而且要上新工艺,从投料到排放等一系列环节都要更精准。  与此同时,工业企业排放控制好了,城市管理水平的问题又凸显出来,移动源甚至生活领域、消费领域的污染问题一一凸显出来。“比如以前臭氧问题不突出,但现在臭氧经常是首要污染物。”肖红说,目前曝光的问题中很多是扬尘、无组织排放等。烟囱的排放控制好了,企业堆场又成了短板,尤其是水泥厂、焦化厂等,都是大进大出的物料。  环境变好家人也很满足  去年8月10日至9月10日,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山东省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环境保护督察。中央环保督察不仅督企,而且督政,环保部门的工作也面临检验,除了压力外,肖红感到这是一次很好的机遇。  它解决了一些问题,比如部门联动。此前,经常有其他部门工作人员半调侃地跟环保部门说:“我们都是给你们干的活!”虽然有开玩笑的成分,但多少透露出部门联动上的不完善。而今,你去基层问一下,哪一个基层的政府工作人员都能跟你谈环保。肖红认为,中央环保督察的施行,让环保工作赶上了一个真正的春天。  去年,她获得了“全国环保系统先进工作者”的称号。“我觉得自己赶上了这样一个时代,有机遇让我们能在岗位上做一些利于民生的事业,这让我有一种职业自豪感,”肖红说,“一代代环保工作者都在做基础工作,逐步把积累下来的环境问题解决,还公众本该享有的优美环境。”同时,她感到重大,因为现在的环境质量还远没到可以沾沾自喜的程度。“比如山东是农业大省,但目前农药化肥对空气的污染,无论从数到量再到影响程度,还是相对空白的,需要进行基础数据的收集,找到它跟空气质量的关联。”  如何兼顾事业和家庭,这让肖红纠结。“有时工作任务跟看望父母、孩子的想法相冲突,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家人一看到空气质量不好也很着急。”肖红的母亲80多岁了,没有雾霾的时候,她会跟肖红说:“今天天儿挺好的,一点雾霾也没有。”肖红认为,虽然失去了一些跟家人的团聚时间,但是看到环境改善的成果,家人和自己都会有满足感。  今年上半年,全省细颗粒物(PM2.5)平均浓度为55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5.4%;重污染天数平均为6.1天,同比减少5.6天。谈及上半年的成绩,肖红表示,山东的PM2.5浓度有了两位数的改善,成绩得到巩固和扩大来之不易。除了企业守法意识的提升、环保监管的加严外,几次重大活动也起到了督促作用,比如今年的“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督查整改行动”等。而从7月开始,山东增加对各区县的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排名,将传递到基层。同时,继续在治理污染的深度和广度上加强。

南京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河北哪家医院专治疗白癜风
合肥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深圳曙光补牙医保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靠谱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