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通胀楼市困局中国未来希望还在于改革

2019-06-09 22:56:29 来源: 达州信息港

物价通胀楼市困局 中国未来希望还在于改革

下一步的改革任务非常重,要克服阻力,提升动力,关键在于顶层设计,顶层推动,同时要鼓励基层探索,基层创新,这样改革才有希望。  如何评判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国际国内风险?如何突破重重阻力寻求改革新动力、推动经济顺利转型?在近日由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与华安基金共同主办的“2011中欧-华安锐智沙龙”上,来自各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物价:“九龙治水”难解通胀之困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副所长张平在分析当前通胀形势时表示,尽管8月份CPI从上月6.5%的高点回落至6.2%,但这只是由于翘尾因素减弱造成的统计上的转折点,从环比看依然在上升,因此三季度创了季度价格的高位。四季度同样因为统计因素,虽然仍有所下降,但预期CPI将在5%以上,全年为5.5%,明年一季度也不会低于5%。  “尽管经济增长率逐步下降,但今明两年问题不大。因此,按照传统政策尺度,难以看到宏观政策往回调整的可能性。”他表示,由于成本上升,以及全球纸币信用化导致大宗商品价格猛涨,已冲击了长期物价均衡价。原来我国物价水平在1%~5%之间,以后可能是3%~6%,甚至是2%~7%。从政策上来看,目前单一方向调控特征十分明显,所谓“九龙治水”,各个政府部门“自扫门前雪”,尽管从微观上都是有效的,但多个部门共同单方向治理通胀问题,由于政策的滞后性和共同联合效应,很容易出现人们常说的经济不是“大热”就是“大冷”现象。  张平认为,当前通胀的问题来自于农产品。据估算,目前农产品成本里土地成本大致占到20%,人工成本占到40%,还有物质成本大致占40%,其中物质成本中约80%与石油能源相关。这些因素每年会使物价提升2~2.4个百分点。此外,CPI中尚未考虑等值租金因素。因此,这些压力都使得未来中长期物价基准限度应提到2%~7%之间作为浮动区间更为合理。此外,由于垄断以及部门利益原因,导致价格“上得快、下得慢”,使得所谓价格黏性问题越来越大。  “从宏观上看,一方面社会融资总量连年翻倍性往上涨,但另一方面由于期限错配和利率双轨制,导致市场上资金极度紧缺,未来现金流压力将越来越大,从而导致地方作为中国经济推动活跃因素的投资能力迅速下降。”他认为,仅从货币总量的角度进行调整,而不进行价格体系的调整,将难以应对此次保增长与抑制通胀间的关系问题,因此必须加快进行更广泛的价格体系改革。  楼市:土地制度不改难破困局  “高房价已经给中国经济增长造成很大的障碍,为明显的就是阻碍了城镇化进一步推进。”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在分析如何突破当前楼市困局时表示,在国际外部需求逐渐减弱的情况下,中国经济保持增长将主要依靠拉动内需,而内需增长潜力来自于城镇化。因此,要使城镇化水平进一步提高,一定要解决房价问题。  但他同时认为,限价、限购等行政性手段,并不能根本解决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根本性问题。房地产市场限制供给,主要是土地供应受到严格限制,终推高了房价。因此,当前楼市要突破困局,必须要思考几十年没有变的土地制度。[1][2]下一页许小年说,目前的土地制度已经不适应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突出问题就是土地供应和地方财政紧密连在一起。“中央十八般武器打压房价,打到今天打不下去,大家都说开发商在死扛,开发商那有那么大的能量,真正在那扛的是地方政府,因为房价、土地价格和地方政府的财政连在一起”。  因此,要解决土地供应首先要将一级市场的垄断打破,这是从根本上解决房价问题的重要措施。此外,土地私有化也有必要提上议事日程,这不仅仅是建立土地一级市场的必要条件,也是保护农民权益,减少在土地征用过程中社会冲突的根本性措施。  许小年认为,除了把土地真正市场化以外,还有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切断地方政府和土地市场的联系。这就需要进行财税体制改革,增加透明度和民众监督。财税改革重点不是中央和地方怎么分钱,而应是如何监督各级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别乱花钱,避免无节制的投资和公务开支。  改革:顶层设计基层探索  对于中国经济中存在的诸多问题,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未来中国真正的希望还在改革。  尽管在许小年看来,由于关系到太多部门利益的重新调整与再分配,改革的进程和前景并不那么令人乐观,但不改革困局就无法打破。  作为曾任职体改委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事改革设计的重要一员,中金公司董事长李剑阁认为,应当认真反思近几年改革动力的丧失。在谈到汇率改革时,他说,当初除了央行和少数学者对汇率改革有动力外,几乎在全国找不到动力。  原因是无论沿海还是内地,无论从事加工贸易还是进口能源和原材料的地区都不希望进行汇率改革。这就使得汇率改革的动力只来自于外部压力,并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但现在情况不同,3万多亿元外汇储备一旦遭到损失,将会形成巨大的国内压力。因此,下一步汇改动力更多来源于国内。  关于住房制度改革,李剑阁认为,中国目前自有住房率87%,是全世界的,这表明市场主要是改善性住房需求,因此回到政府包办体制是无法满足的。当前,房价形成机制存在扭曲,地价、税费也是导致房价虚高的重要原因。但对于房价超过老百姓购买力,解决的办法恐难以通过大规模建设保障房来实现。因为大规模建设保障房难以持续,涉及大量债务问题;同时,在分配环节也容易滋生腐败。  李剑阁说,下一步的改革任务非常重,要克服阻力,提升动力,关键在于顶层设计,顶层推动,同时要鼓励基层探索,基层创新,这样改革才有希望。( 谢利)

前一页[1][2]

网站seo分析的必备工具
新沂
幼年性黑色素瘤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