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剧本穿一遍 13.狂热的舞者

2020-01-16 21:11:06 来源: 达州信息港

每个剧本穿一遍 13.狂热的舞者

查女神确实没说错,最后确实还是微凉赢了。

当米老师和其他几个老师商量过后,宣布舞团里一个叫任芷青的女孩子演白天鹅的时候,微凉清清楚楚看见卓越那种不可置信!

在那个女孩子和要好的同事开心的抱在一起又蹦又跳的时候,卓越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走到米老师跟前,强笑道:“米老师,你不是说我跳的很不错吗?为什么不是我。”

米老师对所有跳舞的女孩子除了在训练上严厉以外,别的地方都算是很好说话的,她拍拍卓越的肩膀:“卓越,你知道的,白天鹅不仅仅是要看基本功和技巧,所融入的情感、所理解的心境也是很重要的,你只有白天鹅的形体却没有白天鹅的灵魂……”

“难道她就有了白天鹅的灵魂吗?”

卓越指着那个选中的女孩子,此时她来找米老师,本就是很引人瞩目的一件事,这时候她大声说了一句,喧闹的舞蹈房一下子安静了。

“卓越,我们的舞台表演和电视剧是不一样的,电视剧总是演着新的不同的内容,但是舞台剧几乎百年来一直只有那么几个内容,故事都是相同的,唯独不一样的就是演员不同而已,所以演员的个人水平发挥很重要,刘光的白天鹅是自信、美丽、大方的,这是白天鹅的一种表现形式,但是任芷青表现的白天鹅带着点羞怯和小心翼翼,这也是一种表现形式,奥杰塔遇见王子的时候可不就是这种小女儿姿态吗?”

她说的任芷青就是这次跳白天鹅的小姑娘,众人一时都静静的听米老师说话:“就像是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白天鹅,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白天鹅第一眼看见王子的时候绝对不是势在必得的,那是黑天鹅才有的眼神!”

米老师说了势在必得四个字,查女神立即说:“你猜的好准!”

“是卓越当时高兴的有点早了!”

卓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结束中午剩下的训练的,被交好的朋友安慰着她有些恍惚,下意识去找刘光的身影,却被告知是米老师带她走了,她身边的一个朋友有些遗憾的说:“要是之前刘光能跟米老师说一下,小越或许就能演白天鹅了,或者她多跟小越说一下演白天鹅的心得也好,谁演白天鹅不是演,小越是她的朋友,若是能演岂不是更好……”

“刘光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眼里除了练舞还能有什么,叫她跟米老师说,你也不怕弄巧成拙!”

“我这不是说说嘛!再说现在人选都已经确定下来了,说这些有什么用。”

他们在卓越身边就是随口说着聊天,却不想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卓越心中有了一个强烈的想法:米老师那么看中刘光,若是她去跟米老师说,那4月20号的演出她能不能演白天鹅?

微凉确实是被米老师推走了,而米老师却是看到卓越的演出之后突然心中有了一个想法,她有些兴奋的跟微凉说:“你说如果等这机场演出结束后,我让卓越来出演黑天鹅,岳涟漪去尝试着演白天鹅,到时候有人和岳涟漪竞争她会不会突破白天鹅的角色?到时候她一个人就能分饰两角!星火舞团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能同时演两角了!”

“而等你脚伤好了之后,在黑天鹅上面若是有所突破,你想想那会是怎样的盛况!”

米老师非常非常兴奋,而微凉深吸一口气,看来剧本一成不变的自始至终是米老师对《天鹅湖》的狂热,她看见的都是谁能将角色演的更加完美,却忘记了,她手下的演员们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真正的小天鹅。

“米老师,你有没有想过我用了四年时间都无法突破黑天鹅,而岳涟漪和我差不多,天鹅公主既要做到纯情还要做到诱惑,这对任何一个舞蹈演员来说都太难了!”

微凉的话恍如一盆凉水一般浇灭了米老师的热情高涨,让她一下子从幻想中回到了现实。

“可能是最近你受伤之后,我有些着急了!”

米老师苦笑了一下,微凉摇头:“我知道老师和所有的老师一样,都希望自己的学生是巴普洛娃,但是一百多年来,巴普洛娃式的芭蕾舞演员却寥寥无几,难道这能说明老师在我们身上没有用心吗?当然不能。”

“我知道这种事强求不来,但是当我想到这种方法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去试一下。”

微凉无奈的笑笑,她对自己的考古工作也挺喜欢,但是从来没有到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的境地,就是她永远分得清现实和虚幻的区别,而米老师就像是古希腊神话里面水仙花的故事一样,男孩纳西瑟斯爱上了水中自己的影子,沉迷其中最后扑向自己的影子而死,米老师也有隐隐着魔的趋势,这样无疑是很危险的。

微凉从米老师办公室出来原本打算直接回家,却被米老师留下看下午岳涟漪的表演,想让她如今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上去学习岳涟漪如何表现黑天鹅,微凉无奈只好留下来,岳涟漪倒是大大方方的跳舞,但是微凉总有一种被米老师开小灶偷师的错觉。

休息空当岳涟漪走到微凉跟前说:“米老师叫你好好看我跳舞,你神游太虚什么呢?我跳得不好?”

“不是。”微凉赶紧摇头。

“你果然还是太单纯了,不过是看我跳舞而已,我都悄悄看你跳舞不知道多少次了!”

“啊?”

“老实说,我曾想给你家里装摄像头的,看看你平日都在家里怎么练舞的,但是一想若是被发现了,依你的性子99.99%会报警把我抓起来,到时候我的舞蹈生涯就完了,想想还是算了!”

微凉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这些人怎么一个比一个疯狂?

微凉看了岳涟漪跳舞,原本准备和岳涟漪一起出去吃饭的,相比卓越那种暗戳戳的算计人,她更喜欢岳涟漪这样光明正大的,谁知道卓越早就得到消息,知道她在看岳涟漪跳舞,等下午训练一结束,她就过来找微凉,说是有事说,对岳涟漪非常防备。

日照市人民医院市北经济开发区分院预约挂号
哈尔滨市老年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南充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牛皮癣治疗榆林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